当前位置:上海鑫骋实业有限公司两性女孩、男孩 到女人、男人
女孩、男孩 到女人、男人
2023-01-23

一个女孩和一个男孩,走到现在,已是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

从前,在情窦未开时,他们是同班同学,女孩是班长,男孩是学习委员,两个人都很好强,往往在学习上争得头破血流,私交也不是很好。从三年级起,女孩成了班级女生的带头羊,男孩则是男生的领头人,班中两派实像两军对垒。争玩乐场地——班级前的走廊(那时他们的班级在三楼,课间休息十分钟,很少有人愿意爬上爬下,于是空间最大的走廊成了各个班级的玩乐场所。),争考试分数,争体育成绩,争采桑梓(其实是从学校隔壁的人家偷采)……直到六年级要升中学的时候,两派才开始想起自己是学生,开始埋头苦读,于是结束了长达四年的“战争”。

升入中学后,女孩和男孩在不同的学校,女孩还是班长,还是那么骄傲和自信,只是突然觉得少了男孩的竞争,好象总是缺了点什么。大概男孩也是这么想的,因为突然有一天,男孩寄了一封信给女孩,信上写着“让我们继续互相激励”。从此以后,两个人开始了他们各自一生中最初的通信生涯。信中,他们谈喜欢的作家,谈喜欢的书本,也谈各自的老师和同学,谈生活学习中的每一件有趣的事。这样的通信维持了六年,女孩的抽屉中保留着他的每一封信,差不多有一百多封。可是说来也奇怪,尽管他们通过写信可以说是对对方都很熟悉,但是六年来从没有见过面,也没有人想起要见面,直到那一天……

那是高三放寒假的第六天,男孩突然骑着自行车来到了女孩的家。那天,他穿着淡色的夹克和兰色的牛仔裤,瘦瘦高高地站在女孩的楼下,叫着女孩的名字。女孩缓缓下楼,不确定他是谁,但是在心底却喊:是他!是他?男孩象是听到了女孩的声音,说:“是我!”女孩顿时觉得天旋地转。在发怔了两分钟后,女孩邀请男孩到客厅喝茶。女孩说:“好久不见”。男孩说:“好久不见”。“你变得帅了”,女孩说。“你还是那么漂亮”,男孩说。沉默了一会儿,两人谈起了以前各自派别中的同学近况。那天,天气很好,两个人到走廊上晒太阳,继续话题。时间过得很快,渐渐的太阳落山了,当那一缕红色的霞光轻柔地洒在女孩的短发上时,两个人就静静地站着,被那夕阳的光辉引诱着,以虔诚的心灵目送太阳的离去。

从那以后,两个人一如既往的写信,交流学习、生活中的琐事,快乐和烦恼,可是总觉得多了点什么说不清的东西。但在高三繁重的课业中,彼此都无暇深思,只想一同考取大学。终于,女孩在六月的时候,由学校保送到了本市的一所大学。而男孩也在经过黑色七月的洗礼之后顺利的考入了外地的一所重点大学。女孩学的是金融,因为女孩立志要成为商界的强者,男孩选的是机械,因为男孩喜欢技术工作。在到各自的学校报到之前,有两个月的时间休息在家。男孩在那次之后,第二次来到女孩的家里,他送了女孩一个带音乐的首饰盒,祝贺她顺利进入大学。她没有告诉过他她已经进入了大学,男孩也没有问过,但男孩说:我相信你一定能够考取,所以我带来了礼物。那两个月突然变得很快,男孩几乎每天到女孩的家里来,他们在一起谈父母,谈爱好,谈热爱的音乐,也谈未来。一天,男孩的好朋友为他举办了一次欢送派队,他邀请了女孩,尽管女孩谁都不认识,但男孩希望能让他的好朋友认识她。于是,她去了,带去了一个木制的非常古朴的风铃。那场派队对于女孩是场永远不会忘记的灾难。因为她发现他的好朋友们不喜欢她,甚至有点敌视,她不知道什么原因,但是由于她向来的骄傲和随性,她忽略了,也因为他们是男孩的好朋友,她容忍了,努力去保持和他们和平相处,可是她觉得很累,但是没有告诉男孩,因为她是骄傲的。那天,直到男孩把女孩送到了家,女孩都没有说出口。

男孩明天就要走了,他又一次来到了女孩的家,同样谈着以往的话题,但却失掉了往日的活跃,因为他们都知道,今天之后,他们要经过近半年到明年的寒假才能再一次象现在这样交谈了。过了半小时,女孩说:走吧,还要整理行李呢。男孩走了,女孩在关上门后,忍了许久的眼泪静静地滑了出来,嘶声在心里呐喊:回来让我再看一眼。过了十分钟,女孩在泪眼朦胧中听到一阵熟悉的敲门声,她赶紧擦干眼泪,飞奔下楼,深吸一口气之后打开了门。男孩直直地站在那里,急切地说:我骑车骑了一半路,突然觉得骑不回去了,我必须回来。然后,他提出了一个女孩一生都不会忘记的要求,他说:我能吻你吗?女孩深深地看着他,对自己说:就是他了,我一生的情人。她点了一下头。男孩很紧张,因为女孩听到了他急促的心跳声,男孩慢慢地低下头,轻轻地吻了一下女孩的脸颊。在这麻麻的接触后,女孩冒出一句:怎么没感觉。男孩笑了,又重重地吻了一下。其实天知道女孩的心跳有多快,脑袋里一片空白,那句突然冒出来的话直到现在她想起来时都会让她窘个半死。男孩在那一吻之后去了外地上学。

两个人又恢复了通信的日子,但是现在他们交流的不仅仅是学习和生活中的趣事了,还有对彼此的思念。男孩是热情的,在信中道尽对女孩的思念和爱恋,寄给女孩浪漫的情歌。女孩不大善于表达自己的感情,但她总是用行动来表示,寄给他喜欢的书本,喜欢的球星或是伟人的自传,嘱咐他天凉加衣,少和冷水……那时,女孩家里还没有装电话,他们唯一可以用来交谈的电话是装在学校宿舍楼底楼的一部公用电话,使用一分钟三毛钱。他们约定每个星期三下午十八点,由男孩打过来,但是因为长途电话费很贵,他们往往只能交谈十几,二十分钟便得挂上电话,等待下个星期的这个时候。因此,写信成为一种便捷,也是一种十分省钱的方式。他们每天都写信,把自己每一天的生活,每一天的思念寄给对方,同时天天倒数着见面的日子。也因为如此,他们特别珍惜寒暑假,他们几乎天天见面,即使不出去,在家里一起看看书,看看电视,做做饭也觉得很满足。有时男孩的好朋友们相约他一起玩,男孩很珍惜与女孩相处的日子,顾而不想去,女孩总是说:你去吧,好好玩。但是当男孩邀女孩一起去时,女孩却实不想去了,因为女孩知道(当然是男孩告诉她的)那群好朋友中,有一个女孩很喜欢她的男孩,她不想让那个女孩更加悲伤。他们依然有很多时间在一起,女孩喜欢安静的生活,喜欢看书,喜欢公园,在公园里,他们有一个固定的座位,紧靠着河边,很幽静。男孩给女孩带回了一副玛瑙的手镯作为信物,尽管女孩不喜欢戴首饰,但她还是把它保藏在放信的抽屉里。抽屉里还有男孩送的枫叶,舍不得吃而已经风干的橘子,相思豆,甚至男孩的信手涂鸦。

快乐的日子过得总是很快,晃眼间,他们已经跨入了大二,在大二的那年暑假,女孩把自己当作生日礼物给了男孩,因为她已认定他为这一生的伴侣。虽然第一次很痛,但是女孩却很满足,因为从此以后,她和他已经融合为一体了。可是她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那是大三的寒假,他们一如既往的热恋着,期间当然免不了热情的纠缠,在男孩回学校之后的一个月后,女孩发现自己怀孕了。女孩很彷徨,因为这个孩子的到来打乱了她已拟订的未来,在自己没有任何经济基础的情况下,她是没有任何保障能保证养大孩子。而且她不想放弃学业,因为在大学期间怀孕,她将会受到开除的处分,世俗的眼光和父母的失望也是骄傲的她不愿意承受的。她写了一封信给男孩,告诉他她怀孕了,男孩也写了一封信,让她去他那里做手术。女孩接到那封信的时候,失望极了,因为她原本希望男孩能立刻回到她身边告诉她:不要怕,我就在你身边。男孩读书的地方离女孩很远,即使坐飞机也需要近三个小时,但是机票费用对于还在念书的他们来说,很贵,男孩有储蓄,但是那只够来回机票费,还有动手术的费用呢?以及要有一个理由能离开学校一个星期。对于女孩来说是很不现实的事情,于是,女孩在电话里对男孩说,那是愚人节的恶作剧,因为当时已是三月底,顾而男孩没有怀疑地接受了,他也不想怀疑,而女孩已经心痛得僵硬了。于是在四月一日,女孩独自去了医院做了引产手术,失去了一生中的第一个孩子。当医生问她为什么男朋友没有陪她来时,女孩淡淡地说:他在外地。手术的过程很短,对于女孩来说却象过了整整一个世纪,苍白着脸的女孩躺在手术台上,听着手术器械发出的刺耳的声音,象具失去灵魂的僵尸,任由他人屠宰她的孩子。当一切结束时,医生嘱咐,要好好休息,女孩默默地躺在休息室,呆呆地看着天花板上的污垢,过了五分钟,女孩穿好衣服,离开了医院。医院离学校有十分钟的路程,女孩独自蹒跚走回,路过那座学校后门旁的小教堂时,尽管她不是天主教徒,却久久地跪在教堂门口,深深地祈祷她的孩子能上天堂,请求上帝给她最严厉的惩罚。女孩没有哭,因为她知道,即使再选择一次,她也毫无能力改变这一切。那天的事,女孩没有告诉男孩,她不想徒增他的烦恼,痛苦一个人背就可以了,她希望她爱的人能永远快乐。她同以前一样给男孩写信,讲有趣的事。

手术后第十天,女孩和几个同班同学去了有人间天堂之称的杭州,杭州很美,去的那天,正在下雨,路上行人和车辆都很少,映得西湖分外的凄美。那座著名的断桥在雨中隐隐约约的跨座在西湖之上,在点点雨丝的伴奏下吟唱着古今的爱情,偶尔的几个黑点在桥上移动,犹如一幅山水泼墨画。四月的杭州有二十六、七度,可是,女孩还是觉得很冷,紧紧用外套裹住自己,手脚依然冰凉。这份美景让女孩想哭,想喊,可是没有,女孩还是没有哭,因为她发现她已经没有眼泪了,她已心思枯竭。女孩淡淡地看着同行的伙伴快乐的游玩,快乐地拍照,快乐的赞叹这份美丽。在他们的合影中,女孩的脸色不是很好。

六月底七月初是女孩学校期终的日子,女孩的室友都回家复习了,一个人在空荡荡的寝室里,女孩觉得很好,因为她不必再隐藏自己,不必在同学面前笑,她可以默默地一天不用说话也不用担心别人来问。可是,她生病了,是血崩。起初,她没有看医生,她把它视为上帝的惩罚,她写好了遗书,想自己会因失血过多而死,遗书是写给她的男孩的。遗书上写着:

我最爱的人:

这或许是我给你的写的最后一封信了,如果你看到的话。不要伤心,我走得很安详,人总会有这么一天的,是不是。对你,我有深深的抱歉,对不起,我不能遵守我的诺言和你相守一生了,这是我不愿意的。但是,我的灵魂、我的心会永远在你的身旁陪伴,直到你不再需要我为止。

永远幸福!

永远爱你的人

这样过了五天,血突然奇迹般的止住了,虽然,由于失血过多,女孩显得很苍白,很虚弱,但是她的心脏还是在跳动,室友回来把她送到了医务室吊点滴,医生说:女孩,读书不要太拼了,要注意好好休息。女孩笑笑:要考试了。女孩活了过来。

又一年的暑假到了,男孩回到了女孩身边,女孩看到他,淡淡地说:你回来了。然后轻轻偎在他身旁,泪水夺眶而出,女孩不想哭的,可是没能忍住。男孩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男孩走了,因为有事。一走就是八天,没有任何音讯,女孩唯一知道的消息是从别人那里获知的,男孩在陪他的表弟玩。女孩没有说什么,因为她知道,他表弟的父亲刚刚去世。可是,她还是希望他能有空给她打一个电话,问问她最近还好吗。那时,女孩和男孩家里已经都装上了电话。女孩变的很忧伤,很气愤,她写了一封信,认为是分手的时候了,在信中,她说明了真相,说明了那个象块大石头一样沉沉压在她心上的事情,她认为自己已经没有爱人的权利了,因为她是个刽子手,而且没有后悔。终于在第九天,男孩又来了,他没有任何表情,女孩象第一次接待他一样,两个人在客厅里静静地坐着,女孩没有问他这几天在干什么,男孩自己说:我在陪我表弟,因为他失去了父亲。女孩很想告诉她:那么为什么不陪陪我,我失去了孩子,是我们的孩子。女孩最终什么都没有说,过了十分钟,男孩说还有事,要回去,女孩明白了,其实一切都很明白。她下了决心,把那封已写完却本不想给男孩的信在门口递给了他。那个暑假的两个月,女孩是躺在床上度过的。

从此,两个人真正断了音讯。女孩回到学校,她过的很用功,很专心,她拼命工作,拼命赚钱,拼命看书,让自己象个陀螺似地旋转。日子过得很快,女孩毕业了,由于在大学期间丰富的工作经历,她找到了一份很不错的工作。毕业后,女孩第一次打开了那个装满了男孩的信和礼物的抽屉,看到了那副手镯,她愣了半天,把它拿了出来,决定要还给男孩,心底对自己反复说:这样做,不是为了再看到他。于是,她又写了一封信,告诉男孩,她想还给他一些东西。在炎热的七月,他们又见面了。

男孩变得成熟了,反观女孩却有点憔悴,她把装着手镯的盒子交给了男孩。两个人慢慢地谈起了各自的近况,男孩在外地找了一个技术性的工作,很不错。他们没有谈起彼此是如何度过那段没有对方的日子,也没有谈起那个孩子。其实,女孩很希望男孩能说一句对不起,希望他能问一下那个孩子,一下就好,让她知道他还是在乎的。可是他表现得一点都不在乎,女孩走了,没有回头,因为怕让男孩看到她快流出的眼泪,她不想在任何人面前表现得脆弱。过后的两年,女孩过得确实如她所愿,很坚强,她在工作中的成就让上司刮目相看,她的薪水节节递增,公司派她出国培训……她总是工作到半夜,对于工作应酬她从不拒绝,很多人梦想的东西她用了短短两年就得到了。也有很多优秀的男士追求女孩,但是她总是笑笑,很婉言的拒绝了,因为她的心早已经不属于自己。两年来,每一年的春节她都会打电话给男孩,只为了想知道他过得好不好。可是……

就在第二年春节后的第二个月,女孩听说男孩订婚了,女孩整整一天没有说话,在深夜,女孩写了最后一封信给男孩。

我最爱的人:

得知你订婚的喜讯,很为你高兴,为什么在电话中不告诉我呢?你让我又多折磨了自己几个月。

和你分手后,我就已不再是我了。这几年,我拼命工作,只想让自己没有时间去想念你,想念我们的过去。其实在那个孩子失去的时候,我早已崩溃,只是一向假装坚强,把自己深深地藏在了一副厚厚的面具中。曾经希望你能帮我找回自己,可是藏得太深,没能让你找到。很遗憾我不能成为你生命的一部分,但是正如我一直所希望的,你终究找到了你的幸福。很高兴我曾参与了你的生活,这是我一直想告诉你的。

听到这个消息,我再一次哭了,这是悲伤的也是喜悦的泪水,我终于彻底失去你了,但我真的很高兴你过得很幸福。现在,我相信终能找回自我,成为一个生活的人,重新站起来去寻求属于自己的幸福。我不能一直都生活在对过去的回忆里是不是?

经过这三年,你已成为一个成熟的、有担当的男人,你会成为一个好丈夫和好父亲,请替我向你的另一半递上我最诚挚的问候和祝福。

永远幸福!

永远爱你的女孩

半年后,女孩申请到了国外一所大学的奖学金,离开了这个让她充满回忆的地方。我想,当她再次回到这里的时候,她将会成为一个幸福的女人。

(责任编辑:zxwq)